随州市广播电影电视局

“博士房”赵主彬因性剥削获利近2000万元,竟有

来源:随州网 编辑:小编 时间:2020-03-25 14:14

据悉,性剥削犯赵主彬(24岁)拥有加密货币钱包513个,在“博士房”公开的个人加密货币钱包地址账户共有3个,其中一个账户中金额高达32亿韩元(约1839万元人民币)。加密货币钱包的地址相当于银行账户号码,由数字和文字组成,无法确认主人是谁。赵某被认为是第一个用加密货币收取入场费,并在流通性剥削视频的Telegram聊天室让会员入场系统的人物。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避开搜查,使用了Telegram和加密货币这两种“盾牌”。

赵某只对希望进入高额聊天室的会员进行一对一的秘密聊天,将自己的加密货币钱包地址告诉了会员。另外,在可以免费入场的“品尝房间”、“自由房间”等宣传说:“如果把加密货币作为后援金汇过来,随时都可以进入高额聊天室。”因此,在博士房里真正知道加密货币钱包地址的会员并不多。

赵某打破自己的规则是在警察的调查网逐渐缩小的本月11日。他将于当天成立“咨询室”,向11名会员通知提供后援金的加密货币钱包的三个账户,分别是“monero”和“ethereum”、“bitcoin”。其中,ethereum和bitcoin只要知道钱包地址,就可以追踪存取款明细。但是赵某的主要交易账户monero是以匿名为特征的加密货币,因此仅凭钱包的地址无法追查资金的流向。monero是交易所保管交易详细账目和用户信息,因此要通过扣押搜查等强制调查确认资金明细。据《韩民族日报》采访结果显示,赵某的monero账户中保管着2亿至3亿韩元左右(约合人民币115万元至172万元)的加密货币,这比从赵某家中没收的1.3亿韩元(约74万元人民币)现金还要多。

《韩民族日报》与专业媒体一起以“the sting”的手法追踪了ethereum和bitcoin的资金流向。“the sting”是指,以最初的加密货币存入时间为标准,追踪资金的流动情况,追查所有交易明细。结果发现了高达数十亿韩元的巨额资金流向。

根据详细分析,ethereum账户是在2017年5月8日其他加密货币钱包中存入104万韩元(约6000元人民币)后首次进行交易。此后,该账户不断存入小额资金,资金规模在2018年4月25日左右扩大到了10亿韩元(约575万元人民币)。此后,这笔钱几乎大部分被转账到相关的另一个加密货币钱包里。并且其他钱包里的钱也全部转入该账户,一度达到32亿韩元(约1839万元人民币)。明细显示共从513个钱包中汇入,韩国国内301个、国外80个、个人钱包132个。该钱包在博士房活跃的去年9月以后也维持了交易。为了躲避司法当局的追查,这笔钱以数千次将加密货币分割后合并的手法“洗出来”被转移到国外交易所。对赵某账户进行分析的加密货币专家表示:“这种方式主要用于洗钱和躲避对加密货币追踪的人,但赵某是否具备这种能力令人怀疑。”

赵某向“博士房”公开的另一种加密货币——bitcoin钱包于2015年1月首次交易。从2015年到2017年,只有小规模转账记录。2017年1月至7月期间,在该钱包里的加密货币共有3700万韩元(约21万元人民币)被转账,目前该钱包中几乎没有剩余资金。对赵某的加密货币钱包的资金流向进行分析的安保解决方案开发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ethereum和bitcoin账户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资金流向。bitcoin账户反复进行单纯的存取款。”因为,一度交易高达32亿韩元(约1839万元人民币)的ethereum账户很有可能被用于非法收益交易。

专家一致认为,加密货币交易者也应作为共犯受到处罚。韩国网络性暴力应对中心代表徐承熙表示:“有些人愿意花钱看性剥削物。即使要求更多的钱,也有人愿意花钱进入,这种现实对不断制造对女性暴力的结构起到了作用。应该对赵某和共犯进行严厉的处罚,让他们明白将女性变成工具化的性剥削不再是赚钱的手段”。

责任编辑:小编
首页 | 本地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汽车 | 时尚 | 科技

主管:中共随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随州市广播电影电视局

随州市广播电影电视局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szgbys.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300529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22-3319656 广告服务电话:0722-3323288